世界周刊]非洲上空的中国鹰

K-8飞机从跑道上一跃而起,以一个漂亮的超低空亮相进场,牢牢地吸引住了观众的视线。接着开始急速拉升。蓝天下,白云间,红、白、蓝三色相间的K-8飞机像一只矫健的雄鹰,在3000米高空不断地翻滚、跃升和俯冲。一个个高难度特技动作完成得干净利落,博得在场的埃及空军官员和非洲其他国家武官的一片掌声。

K-8飞机亮相第43届巴黎航展,与来自几十个国家、50多种类型的飞机同场竞技。这是中国飞机首次在欧洲上空进行飞行表演。航展期间,K-8飞机每天在规定的5分钟时间内进行高难度的特技表演。其尾冲动作是其他同类飞机无法完成的,凸显了优异的机动性。K-8飞机因此被列为这次航展的“十大明星”之一。

同年12月,埃及决定引进中国的生产线日,中埃合作生产的第一架K-8E教练机首飞成功。

目前,埃及空军飞行表演队已经换装了K-8E飞机,作为其国家的象征,在各种重大场合向世界展示埃及的形象。

K-8E教练机生产线是中国航空工业出口的第一条,也是唯一的一条生产线。它由中国提供飞机散件和原材料,提供技术培训,埃及方面进行90%以上的部件生产和组装。5月20日,委员长在访问埃及时,特地来到开罗郊外的K-8E的生产厂参观。您可能会问这么一个问题,K-8E为什么会落户埃及?中埃是如何在飞机生产上结缘的呢?

埃及是非洲航空工业和空军规模最大的国家。1956年埃及开始建立航空工业。60年代,主要从事苏联制造的飞机的修理业务。80年代,埃及航空工业开始装配和仿制西方飞机,装配的飞机有法德联合研制的“阿尔发喷气”攻击-教练机和法国的“小羚羊”直升机,仿制生产的有巴西的“巨嘴鸟”教练机。

经过40多年的发展,埃及航空工业积累了一定的基础。但是西方公司基本上不愿意将核心技术转让给埃及,埃及的航空工业还是没有脱离装配工的角色。

作为非洲大国的埃及显然不满足于只为他人做嫁衣。为实现在21世纪埃及能自己设计制造飞机的梦想,埃及希望选择一个技术起点适中,又能满足埃及空军需求的多用途教练机作为参照机型。当然,提供这个机型的厂商同时还必须转让技术和设计方法。

1999年,中国的K-8应邀与意大利的S-211A、捷克的L-139共同竞标。当议标进入白热化阶段,意大利方面召集大批美女模特前来助阵。但是中方谈判人员非常自信:“我们虽然足球踢不赢意大利,但是我们的飞机比他们强。”凭借着价格、性能以及服务上的优势,经过五六轮的激烈角逐后,K-8终于在竞标中获胜。

截止到2005年底,中埃首批合作生产的80架K-8E教练机已全部交付使用。由于K-8E的优良性能,埃及空军又追加生产了40架,在2010年2月前完成。这个项目成为中埃两国建交以来最大的合作项目。

K-8飞机是一种可以承担飞行员基础训练和部分高级训练任务的喷气式双座教练机,由中国和巴基斯坦联合研制。K-8的K即代表中巴交界的喀喇昆仑山(Karakorum)。K-8飞机1989年建造第一架原型机,1990年首次试飞。它拥有现代化的航空电子系统,垂直尾翼采用了复合材料。飞行员完成训练后,可直接驾驶歼6、强5、“幻影”III、V等作战飞机。这些学员再经过一段高级训练机训练,就可以适应F-16、幻影2000等现代作战飞机的飞行。

专门为埃及改进设计的K-8E根据埃及空军的使用习惯调整了飞机的总体布局,对前后舱仪表板和操作台重新设计,对多个子系统进行改进改装,以适应埃及空军以西方飞机为主的使用要求。此外,K-8E飞机作为通用飞行训练平台,留下了不少可供未来改进的余地,目前最新的K-8E正在加装平视显示器,以满足埃及空军21世纪高级作战空勤人员飞行训练的需要。

从2001年至今,K8E教练机已完成6万多次起降,超过3.5万小时安全飞行。K8E飞机已经成为埃及空军的中坚训练飞机。在K8E项目下,中国向埃及提供培训、工装、技术支持及飞机散件和原材料,已逐步帮助埃方实现机体制造94.3%的国产化。中国还提供机队全寿命期内的售后服务,并协助埃及建立了航空研发中心。

中国向非洲出口飞机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机型包括教练机、直升机、运输机、战斗机、支线客机。与埃及合作生产K-8E的成功,使非洲国家对采购中国飞机的热情空前高涨。截止到目前,中国已向16个非洲国家出口了380架飞机,并且通过技术出口,在非洲多国建立了飞机修理线和备件仓库。

当你看到中国制造的飞机翱翔在非洲的天空中时,“中国制造”这四个字将赋予你新的想象空间。从外国人所熟知的服装、鞋帽、日用百货到不那么为人所知的飞机,中国出口产品正在跨上一个新的台阶。

目前,K-8系列飞机除了将生产线出口到埃及之外,还在赞比亚、、肯尼亚和斯里兰卡等国的天空中翱翔。

在民航领域,到2006年,中国已与津巴布韦、赞比亚、印尼等8个发展中国家签定了62架飞机的销售合同,出售新舟60支线年,非洲各航空公司需要新增飞机500架左右。在波音和空客的夹击之下,中国主攻的是载客量为80-100人的非洲支线飞机市场。

出口飞机不仅能显著提高出口额,而且一架飞机在其25年运营期间内,还将带动相当于一架飞机价值的配件和服务收益,进一步扩大我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和服务贸易,促进中国和非洲在高新科技领域的合作。

回想新中国建国之初,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包租荷兰皇家航空公司赞比亚的“波罗的海号”老式螺旋桨飞机,飞越重洋和沙漠,首次访问非洲十国。

今天我们中国与非洲走得更近。如果您有机会去金字塔旅行时听到头顶上有飞机的轰鸣声时,别忘了抬头看看,也许就能看到翱翔在埃及上空的中国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