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专访袁伟民:出书并非为炒作

阮次山: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今日谈》,我是阮次山。在25年以前,在四分之一的世纪以前,当时我在洛杉矶,在一个中文报社做总编辑的。那个时候是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我记得非常清楚,一直到现在我经常在我各地的演讲当中或是节目当中,经常提到这件往事。就是那一年的洛杉矶奥运会,我们重回洛杉矶奥运第一次,那次全球瞩目。在那一次洛杉矶奥运会最后一天,闭幕前夕,举行了中国女排跟美国女排的争霸战,这场争霸战打到晚上,受到美国社会跟全球的瞩目,最后我们打赢了。

那天打赢了以后,洛杉矶在当地的社会,我们身为华人,第二天在街上走都觉得虎虎生风,以我过去在国外生活的经验,那一场奥运会那一场中国跟美国女排的竞赛,是我们真正走上国际社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端。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请到当初这一场女排的教练袁伟民先生,后来也担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的局长。袁伟民先生来跟我们谈一谈,当时他的感受,还有在后来这段岁月,他自己在最近的一本书上面,他自己写,说他这一辈子是为国家的荣誉到外面去拼搏,我想他有很多故事,他有很多理念,我们今天邀请袁先生来跟我们分享。

我们刚才讲到那一场比赛,后来我们也在当地见过好几次面。一直到现在为止,大家津津乐道那场比赛打完的以后,当然你在之前你已经领导中国女排打过一场世界杯的冠军,后来你又是五连霸,洛杉矶奥运会那场比赛赢了以后,那天我们在电视上看你很紧张,在赢了以后,你的心情是怎么样?

袁伟民(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比赛完了球是赢了,但是我当时脑子里反应过来的东西,是我想到了整个的过程。在我当教练以后,包括我想到在当运动员的时候,多少年走过来是怎么走过来的,这个艰苦日子,我就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一下子就都出来了。当然我没想到,最后很顺利的把洛杉矶奥运会冠军拿下了,所以当时从这些艰苦历程,马上脑子里像电影里一样反馈。所以他们好多人问我说,你当时怎么高兴,你想些什么?我想的就是我这个路是怎么走过来的。

袁伟民:那些队员也是经过了长期的一种磨炼,她们也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应该说是拼搏,当然现在都生活得很好。郎平有一段时间还在外边到美国当教练,去年奥运会还回来了。

阮次山:你觉得很骄傲吗?你训练出来的徒子徒孙,她到美国当教练,在国外训练排球(队),居然还在去年的奥运会上打败我们自己?

袁伟民:这个事我看这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后,出来一个很好的事情。当然国内开始有一点不同的看法,我想这是很正常,因为你和国际上接轨了,我们也请了很多外国的专家教我们。

袁伟民:乒乓球走得更早,走出去更早。这是一种交流,通过交流互相了解、互相提高,是非常有好处的事情,是非常有意义。

阮次山:最近您出版了一本书,很轰动。您退下以后,第五年,过去你采取退休高级干部的做法,不谈、不过问、不评论。最近你这本书出了以后,你谈了很多事,也有承前启后的作用,你是基于什么样的心情要出这本书的呢?

袁伟民:我是2004年的12月9号,正式宣布到顶了,因为正部级干部到65岁就应该离任了,我超过了半年。离任以后,因为我的经历基本上中国的一个体育事业,全过程我都经历了,我现在70岁。从高中毕业就进入运动队,一直到现在,从一个运动员、教练员到当时叫体委副主任,到体育总局副局长,后来到局长,后来到顶后离任。我对整个六十年体育的发展,一些重大事件,改革开放以后三十年,那个里边我自己都参与过了,所以也是为了国家的体育事业,能够又好又快又健康的发展,自己也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应该说(也有)很多感受。

因为这是自己亲历的,很多人也知道我,包括我带运动员,带女排当教练的时候也有好多经验,在体育业务这个环节,包括后来带体育代表团出国打奥运会、亚运会等等那些重大比赛,从这个角度上也有很多东西。所以好多人来找我,包括凤凰台也找了我好几次,刘长乐也找过我说,你可以挑,咱们可以做些节目。主要目的就是想让我把那些好的经验和教育留下来,所以这点我也是很同意的。

所以我当时下来以后,我想我自己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总结一下,好好思考一些问题。因为毕竟在这个战席已经47年,有很多问题需要好好总结和思考。当时来采访我的都一概拒绝了,所以快五年的时间我就好像消失一样,没有进一步采访,文字的、电视的包括其他方方面面。一直到去年,好多人来找,包括出版社,最后我还是给大家说服了,所以同意写书、出版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