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更多的袁伟民

《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出版发行后,可谓爆料不断。似乎要使袁伟民与何振梁之间口水仗升级的最新爆料是,此书出版方江苏人民出版社最近收到的来自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的公函,其内容为:“贵社出版的《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存在多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以‘国际奥委会资深委会’的提法诋毁诽谤我会何振梁会长。贵社未经审查并核实史实,既涉嫌损害国家荣誉及泄露机密,并严重侵犯了我会何振梁会长的名誉权。现我会严正要求贵社立即停止发行此书并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我会保留通过行政程序及法律手段解决此事的权利。”

身为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确实会置身许多重大核心事件当中,亲历和知悉非常多公众所不知道体育和政治内幕。官员的自传得以畅销,自然也与那些不为人知却让人感兴趣的信息披露直接相关,如果不来些“猛料”,书的卖点自然大打折扣。但当争执的一方抬出“国家荣誉”和“国家机密”的大棒来喝止的时候,这个复杂事件的错综头绪就需要一一分析和厘清。

袁伟民对何振梁的指责是否站得住脚。媒体已经翻出何振梁的申奥日记,里面有“2001年3月3日 与罗格通话,告诉他,金云龙让我连署提名他为主席候选人的信。我已允诺。我觉得在连署前应先取得罗格的理解。罗格感谢我去电话,说我同意为金连署完全是正常的人际关系。原先我们担心我连署提名金云龙为主席候选人,可能引起消极后果,看来是过虑了。 2001年7月15日 开会过程中,金云龙不断用他的日本式中文写来条子要我们三名委员加紧帮助他为他拉票,并开来要我做工作的委员名单。罗格同样开了一张长长的名单给我,希望我争取这些委员支持他。”所以,用何振梁自己的日记与袁伟民的新书以及媒体披露的其它信息相互印证,可以看出,至少从2001年年初到7月的国际奥委会(IOC)大会,何振梁确实承诺并站在金云龙的行列并为其竞选IOC主席做了工作。并且,何当时的做法与袁伟民和原国家体育总局党组书记李志坚两年前在《中国体育报》上撰文介绍的“合纵连横”的申奥策略相悖。当时的“合纵连横”是指中国方面答应支持时任欧洲奥委会主席的罗格竞选IOC主席,而罗格的支持团队支持北京申奥。何振梁所言“投票保密”不假,但你如何做的场外劝说工作却不是保密的。何振梁以“投票保密”为由来反驳,显然是避实就虚,没有正面说明他当时做了什么和为什么这样做。从反面来想,曾身为国家体育最高官员的袁伟民断然不会捏造事实来炒作自己的新书。而何振梁任会长的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给出版社的公函指称“涉嫌损害国家荣誉及泄露机密”,等于承认有这样的一些“机密“存在。

是还原历史,还是旧怨重提。就像“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以个人回忆和自传所声称的“还原历史”都是“个人史”和“选择历史”。就像有媒体指出,袁伟民身为中国足协主席在任期间并没有对中国足球展现多大的作为,对于更为公众关心的足球黑幕也没有更多的披露。显然,《袁伟民与体坛风云》的爆料绝对不是和盘托出,而是有选择的。自传作者难免会避去自己的痛处,选择那么正面的事件,并且会在其中一吐旧怨。而我们在涉及何振梁(虽未直接点出姓名)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袁伟民当初与何振梁的分歧和不满。但是,北京毕竟申奥成功了,从何振梁日记“原先我们担心我连署提名金云龙为主席候选人,可能引起消极后果,看来是过虑了”的表达中可以看出,身在IOC工作的何振梁也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这段当初的秘密即使不披露,也并不损害公众的利益。至于何振梁“是否申奥功臣”,是否沽名钓誉,则是一种对于个人的评价。因此,“还原历史”也是一个美丽的口号,看不惯,揭他短,也是当事人的,公众因此有了更多的知情权。如此而已。

是因国家利益封口,还是要个人表达自由。国家利益在有集体主义传统的中国无疑具有崇高的地位,谁在开口和行动之前先将国家利益抬出来,谁就占领了有利位置,具有了道德优势。袁伟民指责何振梁“不听招呼,自作主张,自行其是”的依据,当然就是违悖了中国当时的申奥策略,危及国家利益。而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要求出版社停发《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的理由,也是抬出了“国家荣誉”。的确,从家丑不可外扬来看,袁伟民的新书让公众知道了当时中国的申奥团队并没有一致行动,并不是什么梦幻组合,于国家形象而言,确实是自曝其丑。所以,如果从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角度来看,袁伟民就应当像憋住其他话一样,对这段申奥往事也闭口不提。政治操作从来都不是台面上面的东西,内耗可以内部解决。以国家利益向何振梁发难,其实是自相矛盾;但另一方面,维护国家利益的政治觉悟本质上又是一种自律,以国家利益为由勒令别人闭口不过是拉大旗做虎皮。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不过是一个民间组织,当然没有权力判断什么属于国家机密。当退休的袁伟民不讲政治觉悟,决定“还原历史”时,何振梁应当做的不是“通过行政程序及法律手段解决此事”,而是应当首先开口说话,行使自己的,试图堵别人的嘴是不明智的。何振梁终其一生在IOC工作,其工作环境身处的位置与国内工作的袁伟民当然不同,以最善意的理解,他也许之前与金云龙有过承诺或其他政治交易,也许他有其他不为国内体育工作者所知的苦衷,如果罗格能够包容何振梁当时的做法,我们自己人也许更不应当耿耿于怀。——当然,这一切取决于何振梁出来为自己辩护。窗纸已经捅破,只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表达,历史才有可能真的还原。

袁伟民出书是否商业炒作。前面已经论述,这样一本自传著作不可能达到“还原历史”,至多是有选择地揭开一角吧。当然更不要说是维护国家利益和历史公正了。身为前体育高官,袁伟民显然是更有条件在大权在握时解决体育圈的陋行和腐败,而不是在退休之后以笔为剑,大战风车。分析一下《袁伟民与体坛风云》最猛的猛料,也不过是与何振梁的这桩陈年过节。所以,被戳到痛处的何振梁说此书炒作,也并不是强词夺理。至少,我们看到的只是对马家军和何振梁个人行为和个别事件的爆料,却没有看到多少前体育高官对体育机制变革的深层次的思考。

但做为读者,我们还是要欢呼我们知道了一点点内幕。只有更多的知情者站出来讲述历史,我们才能更接近真相。我们身边才会更多的阳光驱走阴暗和丑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